新闻中心

是不是倒数第二排,从左往右数第三个

 
  我的眼泪涌上来,在眼眶里打漩儿,我变得哽咽。
 
  “有事吗?”我问她。
 
  “想你了,打个电话不行吗?”她喃喃细语。
 
  她竟说想我了!我咬牙,咬得咯嘣嘣响。我的泪珠滚落下来。
 
  橘红色的天空中,一只麻雀飞过去,又一只麻雀飞过去。
 
 
  “不好意思啊,”我有点难为情,“有个朋友要过来,明天。”
 
  “是这样啊,”她挺失望,“那好吧,自己去啦!”
 
 第四章4
 
  “哪一个啊?”小Q鬼鬼祟祟,伸头探脑。
 
  我跟蝈蝈站在后面,蝈蝈面色凝重,若有所思。
 
  “是不是倒数第二排,从左往右数第三个,白白胖胖那个?”小Q扭头问。
 
  我禁不住乐了。
 
  小Q见我笑,知道猜对了。
 
  “绝对是个处儿,”小Q很专业地说道,“蝈蝈你就放心搞吧!”
 
  一大早,蝈蝈就闯进了我污浊的小黑屋。我困得要死,盖上被子继续睡,不想答理他。其在房间里走来走去,念念有词,最后,见我不理他,一把掀掉被子,将我一丝不挂的躯体,惨无人道地置于清冷的晨光之中。
 
  在我翻找内裤间隙,蝈蝈兴奋地告诉我,打台球时瞄上的那个小妞,他找到了。大一会计系的,叫王惠兰。
 
  “叫什么?”
 
  “王惠兰,”蝈蝈仔细解释道,“王是胜者为王的王,惠是张惠妹的惠,兰是兰花的兰!”
 
  楼道里很寂静,不时有蓝白相间的风扫荡而过。我蹭到窗前,朝里瞥了一眼。蝈蝈的宝贝疙瘩此时正趴在课桌上,打瞌睡。白胖白胖的脸,白胖白胖的脖子,白胖白胖的胳膊,白花花一片,我看得头晕,本来早上没吃饭饿得心慌,一瞬间却丁点食欲没有了,很是奇妙。
 
  “棍,支个招,咋整啊?”蝈蝈皱着眉头。
 
  “单刀直入,一蹴而就,”我笑着说,“不是你一贯的风格吗?”
 
  小Q舔舔嘴唇,说道:“最主要是扬长避短,多发挥你无耻的流氓品性,以掩饰学识方面的不足!”
 
  “比如可以开点黄色玩笑,讲点荤段子什么的,”小Q继续说道,“那可是你的强项啊!”
 
 
版权所有:Copyright © 2002-2017 AB模版网 版权所有
联系地址:江苏省南京市玄武区玄武湖